重庆欢乐生肖规则:美国的时研究出新冠疫苗

  • 时间:
  • 作者:
  • 浏览:418705
  • 来源:中国新闻网

综合娱乐-6631L.COM


点我进入游戏



















综述:全国人大决定有充分宪法法律依据|||||||

新华社香港5月23日电 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正在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这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坚决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确定的宪制秩序作出的制度安排,体现出中央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的历史担当。

维护国家安全,中央负有最大和最终责任

2019年,“修例风波”在香港骤然掀起,街头的火光、黑衣暴徒的肆虐、刺眼的“港独”旗帜、内外势力的勾结、港版“颜色革命”的魅影……在提醒涉港国家安全立法已是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2019年10月31日,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中短短一段话内涵深刻:“必须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实行管治,维护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

对黑色暴恐愤恨不已的香港各界爱国爱港人士备受鼓舞,他们纷纷作出回应,认为“修例风波”暴露出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存在法律制度漏洞和执行机制缺失,必须修复和弥补。

爱国爱港的香港法律界人士对耽搁已久的国家安全立法在香港落实最为关心。对于决定草案,多名香港法律界人士认为,中央对维护国家安全负有最大和最终的责任。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不改变国家安全立法属于中央事权的属性,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也并不因为这一规定而丧失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应当行使的权力和应当履行的责任。

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召开前夕,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陈曼琪进京前向记者介绍,她向大会提交的建议就是要求全国人大直接将国家安全法律引入香港。

陈曼琪说,尽管基本法第二十三条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自行立法禁止七类危害国家安全的罪行,但此项授权并不影响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和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建立、完善和监察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以及全面监督宪法及基本法在香港实施的凌驾性权力。

针对香港和西方某些人称,全国性法律在香港实施需要香港立法会和香港特区政府“批准”的说法,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梁美芬说,这些说法要么没看懂基本法,要么是故意混淆。基本法第十八条第三款清清楚楚写的是“征询”,也就是征求意见,不是必须征得“批准”。

她举例说,当初列入基本法附件三、需要在香港实施的全国性法律只有6部,现在已有13部。这些新列入的全国性法律都是经过“征询”程序后实施的,并不需要得到香港的“批准”。

她还说,也不应该把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立法和执法体系构建等同于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即使从香港基本法现有的维护国家安全的规定看,也不局限于基本法第二十三条。例如,基本法第十四条规定,“中央人民政府负责管理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防务”,担负保卫香港特别行政区国土安全的重任;再如,基本法第十八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宣布战争状态或因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发生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而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中央人民政府可发布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这些都是中央行使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权力的重要体现。

补安全短板,全国人大决定有充分的宪法法律依据

2020年4月15日,尚在严密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紧张气氛中,第五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到来了。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有关香港要补上国家安全这块短板、决不能让香港成为国家安全风险口的讲话,引发不少香港人士的共鸣。

香港法律界人士认为,此次全国人大有关决定就是补短板的关键一环,有充分的宪法法律依据。

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认为,决定草案是全国人大根据宪法有关规定作出的,有充分的法律依据,这是不言而喻的。

“基本法是基于我们国家宪法第三十一条衍生的,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绝对有权力为香港立法,这是单一制国家的一个特色。”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再出发大联盟”副秘书长黄英豪律师说,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有权力也有责任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需要继续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包括制定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有关的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构建有关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

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会员朱家健说,宪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国家在必要时得设立特别行政区。在特别行政区内实行的制度按照具体情况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法律规定。从根本上讲,全国人大作出有关决定,也是以法律规定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的制度的一种方式。从立法实践看,全国人大的决定有的承载立法功能,有的仅就单一的重大事项作出决断,都具有最高的权威和法律效力。这次全国人大作出有关决定,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制定相关法律,就是依照宪法行使这一权力,具有坚实的法律基础。

“有人说,基本法第十八条第三款同时规定‘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于有关国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规定不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的法律’。”陈曼琪说,“但是国安法顾名思义,乃是涉及国家安全方面的法律,显然不能单纯视作特区自治范围内的事务,所以按照基本法第十八条的规定引入国安法,并不违宪。”

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原副院长顾敏康说,香港反对派把在香港建立健全维护国家安全法律制度宣传成洪水猛兽,但从国际上看,国家安全立法最多、最复杂、最全面的是美国。美国还把国内法延伸到其他国家搞“长臂管辖”,而反对派对此不置一词,相反还主动要求美国制定法案干涉香港,这就是典型的双重标准。

梁美芬说:“我有十个字送给反对派,‘法律政治化,政治法律化’。他们用法律语言把政治目的包装起来,迷惑世人,鱼目混珠。”

填补安全漏洞,全国人大有权行使监督权

香港法律界人士认为,决定草案是对基本法实施行使监督权的体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权监督宪法的实施,有责任确保根据宪法制定的香港基本法得到全面准确贯彻实施。香港特别行政区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存在法律制度漏洞和执行机制缺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有权力有责任采取适当办法予以填补,弥补有关缺失。

“香港现在已有叛国罪、煽动罪,也有间谍罪、窃取官方机密罪,但其余如分裂国家、颠覆等罪行则未有包含在内。”叶刘淑仪举例说,“近几个月来有人宣布‘独立’、声称组织‘临时政府’;有些要求解散警队,然后解散政府。那些行为其实是有推翻政府的色彩。但现行法例没有颠覆、分裂国家罪,就难以处理这些煽动、策划的行动。”

有人认为,香港有很多英国人留下的法律应对叛乱、暴动等罪行,国家安全立法没必要。对此梁美芬反驳说,“其实漏洞多得很”。她以资金进出为例,香港对洗钱罪很重视,有相关法条,监控很严。但对颠覆国家、勾结外国势力的资金进出就缺乏法律规管,也就不能监管。“‘修例风波’中暴徒的资金怎么来的?这个漏洞不应该补上吗?”

香港法律界人士强调,全国人大有关决定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下一步有关立法是从国家层面就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作出的制度安排,没有取代或废除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继续有效。”梁美芬说,“香港特别行政区仍需尽早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的立法责任。”

叶刘淑仪也认为,决定草案与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并行不悖,并没有取代、排斥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的香港特别行政区自行立法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和法律义务,香港特别行政区仍然应当尽早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任务。

特稿:国际合作为新冠疫苗研发生产提供“加速度”|||||||

  新华社北京5月24日电特稿:国际合作为新冠疫苗研发生产提供“加速度”

  新华社记者

  当前全球都在期盼新冠疫苗早日研发成功,而国际合作可以为疫苗研发生产的各个环节提供“加速度”,从基础研究、临床试验,到疫苗制备、生产和分发都是如此。来自各国政府、国际组织、非营利机构、企业等方面的广泛国际合作,能够促进疫苗快速可得,有助于疫苗问世后在全球范围的公平可及。

  促进疫苗快速可得

  在与新冠病毒的战斗中,疫苗研发的各环节与过去疫苗研发相比都行驶在“快车道”上。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目前全球正在研发的候选疫苗超过120种。据美国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提供的数据,目前全球已有4种疫苗进入临床二期试验、3种疫苗同时在进行临床一、二期试验、2种疫苗正在进行一期试验。

  目前,世卫组织已启动“获得抗击新冠肺炎工具加速器”国际合作倡议,以加速新冠疫苗、诊断和治疗工具的研发、生产和公平分配。

  “疫苗研究需要在确认候选疫苗以及建立疫苗有效性和安全性准则方面加强协调,为各国的相关认证提供支持……就如何最终大规模生产疫苗以及为人群注射疫苗找到最好方式。我非常欣慰世界卫生组织已为此建立了相关机制。”世卫组织总干事新冠疫情应对特使、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全球卫生创新研究所联合主任大卫・纳瓦罗博士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在新冠疫情发生后也资助了全球多个疫苗研发项目。截至5月11日,该组织的资助已涉及9个项目,规模达到4.48亿美元。CEPI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哈切特日前表示,开发新冠疫苗有三个目标――速度、规模和可及性:要尽快地开发疫苗;疫苗成功研发出来后面对全球需求,要加大生产规模;全球不论是富裕国家、中等收入国家、还是贫穷国家都能用上疫苗。

  相关专家指出,面对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需要大量供应疫苗才可能实现广泛覆盖。这对疫苗研发后的生产和分发提出了很大挑战,需要强有力的国际合作保证疫苗供应。

  中国企业已经积极参与建设全球疫苗产业链。如上海复星医药集团与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BioNTech)达成合作意向,将共同推进生物新技术公司开发mRNA新冠疫苗在中国的临床试验及后续商业化。

  “未来如果疫苗完成研发后,中国在疫苗生产方面有很强实力,可以帮助全球更快地把新冠疫苗的生产规模提升上去,用以保护健康人免受感染。”英国帝国理工学院人类免疫学教授徐小宁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保证疫苗公平可及

  病毒无国界,各国人民都有权利平等获得疫苗。国际合作有助于让疫苗在全球范围内公平可及。

  日前闭幕的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通过决议强调,全球应优先确保公平分配应对新冠大流行所需的所有高质量基本卫生技术,新冠疫苗应被列为全球公共卫生产品。

  “有疫苗之后,如果希望更快、更高效地实现全球全民免疫,后面有极其复杂的疫苗交付问题需要协调和解决,从产能到价格,到各个国家的准入和接种项目实施。所以如何大规模生产新冠疫苗并普惠全球是现在必须考虑的问题。”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李一诺说。

  由于技术落后、经济基础薄弱,欠发达地区人民、边缘化和贫困人口面对新冠疫情尤为脆弱。包括二十国集团、世卫组织、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等国际多边组织和机制,都在为全球范围内公平可及的疫苗生产、分发以及保护边缘人群而努力。

  “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在疫苗研发后数年内都能运作的公平的全球分配制度。这个体系需要资金、管理以及全球支持和协作。”哈切特说,疫情在全球的大流行是跨越国界的,各个国家不可能把自己封闭起来,集体合作才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一直致力于疫苗在全球特别是贫困地区的推广。该组织曾资助过乙肝疫苗在中国的接种推广,其首席执行官塞斯・伯克利在全球健康与发展媒体研讨班上说,2015年中国已从该组织的受援国转变为捐助国,中国制造的高质量低成本的乙脑疫苗已提供给了东南亚多个国家;澳柯玛、海尔等中国企业的制冷储藏技术还为疫苗冷链运输提供了极大帮助,“中国已经在全球疫苗工作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从提供国际援助用于支持受疫情影响的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到承诺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中国已经以实际行动响应了世卫组织有关全球合作的倡议,为推动有关产品的公平分配,为维护全球卫生安全和抗击疫情作出努力。

  “虽然病毒似乎暂时撕开了国际社会的一道口子,但人类的共同命运是相互依赖,而非隔离。从这个角度讲,新冠疫苗的意义不仅在于救人,也在于恢复全球的政治、经济秩序。”李一诺说。(执笔记者:彭茜;参与记者:张家伟、金晶)

友情链接:   打麻将推筒子千术揭秘  |  天天乐棋牌下载  |  边锋棋牌在线  |  欢乐二八杠游戏下载v1  |  赢爵棋牌怎么老是输  |  永利快三wapp  |  广东11选5每天必出万能号  |  手机牛牛棋牌  |  豪利棋牌官方免费下载  |  k棋牌游戏  |  金博棋牌新用户可获得多少金币  |  百灵棋牌百人牛牛游戏下载  |  新版水浒传棋牌  |  盛京棋牌网下载  |  鱼虾蟹单机游戏下载大全  |  支付宝网赚平台是真的吗  |  花运渔乐棋牌  |  ky棋牌苹果下载软件